当前位置:无奈故事 > 烦躁故事 >

在另一个世界相遇

时间: 2020-01-12

   你是天堂的使者,象征着万物的美。你曾来过,我的人间,留下千丝柔情;冷静远去,我的背影,泪水沾湿衣襟。细水长流,抹不去,你眼中的诗情画意;浮云悠悠,望不穿,遥遥长河万里……你,轻轻挥手道别,道别我,道别空中的祥云;栀子朵朵,迷人芳香,挽留下,挽留下忖量的永恒……依恋着,芳华,我如虹缤纷的色彩;空想,如鲜红的猛火,若神秘的光,将我燃烧,为我照亮,前方的路……我,赴向远方,不再转头,只因,无论何时,我都将会深深相信,在某个梦中,有这样一个世界,会让你我再次相遇,那是一个属于将来的梦……

  是谁,断了我晚风中的忖量?

  浮生皆缘,天堂人间

  流连,蝴蝶的影子;忘返,你至的天涯。花不语,应其柔软;人不言,因其动容……

  让时间停格在那一个柔软的时空,放下世俗的肩负,倾听而今的安定。天堂的止境是道心,心若柔软,即是气力;心若无为,即是超然……

  我向往着前方的彩虹,远去;你目送着我的背影,泪流……

   文/李昀锴

   ——题记

  你说:第一阶段的扮装是皮相上的扮装,所泛起之美仅是俗态之美;第二阶段的扮装是精力上的扮装,所泛起的即是内在、涵养之美;而第三阶段的扮装即是生命的扮装,也是扮装的最高地步,所泛起的就成了一种魂灵、气质之美。

  是谁,入了我清冷的梦?

  当时的我,只是一片皎洁的雪花,从严寒暗中的远方而来,纯真地落入富朱紫间;飘落窗前,第一眼,即是你暖和的脸上,浅浅的微笑……

  世间的一切,我们终是无可为;也许,下一次相遇,就在你我擦肩而过的一刹那;那一刻,即是永恒……

  我喜欢看雪,在我眼中它是最美的喻体;当雪在暖阳下轻轻飘落,在我看来,那便成了人间一幅瑰丽的画卷。

  是谁,勾起了我对天堂的理想?

  总有一束光,照亮一片大地之下的炼狱……

  你来了,冬日里的暖阳;还未走,我是那冷落中的---白雪少年。

  你,一如往昔的美,你是一只自由的白鸽,遨游在一片汪洋之上;我,是一只麻雀,虽无法遨游于天际,却也心向大海,跟从与你……

  是你,我所寻的道;是回想中的碎片与人间的友谊,令我追忆,你曾予我一切,是悠扬的古琴,是缀满兰泽芳香的华服。道为师,即是我心所求之处。

  是你,我所寻的道。是幽幽的茶香与唯美的诗词,让我大白,你曾予我的一切,是淡泊的心境,是人世无关悲喜的释然。道为柔,即是我心所美之处

  我走向你缔造的天堂,你守望我依恋的人间……

  冬日暖阳,初融白雪

  我向你询问着世间的一切,你却迎着我微微一笑;我向你询问着春天的容貌,你却赠予我红梅一枝……

  让我们在另一个世界相遇。

  你曾说,美是一种无形之物,唯有靠扮装来浮现。

  几时的冬雪夏荷,已化为深秋的冷月;叹划分,天止境,秋色漫漫,一片红叶,寄语万千;你仍是所日天空中的暖阳,是白鸽,是思音……我仍是人间纯真的少年,是飞雀,是离歌……

  海市蜃楼,美如往昔

  是你,我所寻的道。是彼岸的繁花与人间的芬芳,使我念着,你曾予我一切,是圣贤的吟唱,是远望无边无际的长河。道为歌,即是我心所享之处。

  东风,伴我悠悠岁月;夏荷,予我诗意人间。

  你是天堂的使者,亦是人间的暖阳……

  我问,那奈何扮装最美?

  是谁,染彩了我雪中的画卷?

  你照旧你,是且长的道;我照旧我,www.789.com,是平凡的人……

  当时,一片初融的白雪又怎会知:冬日既至,春日还会远吗?

  亦不知,最美的谜底要在摸索中寻找……

  分隔的,终会相遇;健忘的,终会想起;错过的,终会重拾……

  四季有道,融会于心

   在另一个世界相遇

  云淡风轻,我也曾悄悄回想……

  回想是世间最优美的事,珍惜是人生最大的幸福。

  我是一片白雪,乍看什么也没有,却储藏着无限朝气与萌动;你轻轻走近,为我披上雕刻着人间山水的外衣,用暖和与柔情,为我带来人间第一丝暖意……

  我相信人世间的缘分,存亡划分,不外是认识平凡的过程。人间的死,并不料味着永恒的消亡,相反,死是另一个世界的更生……

  当暖阳远去,而我,白雪少年,才大白,雪已融化,心已解开……

  几度春秋,你曾低吟浅唱;那些暗自流去的功夫,如一缕淡淡的青烟,在你与我短短的时空里,化为最美的音符,拼接成一曲长长的抒情歌……

  是你,我所寻的道;是寒夜里的晚风与人间的亲情,让我想起,你曾予我一切,是生命的色彩,是眇小空间里最真挚的眷注。道为家,即是我心所安之处。

  岁月如歌,我倾听了一首又一首魂灵佳曲,暖阳或是白鸽,亦是泡影,亦是回想。曾经翱翔着的我,又怎会去想,有那样一句话、一次目送,终身划分……

  就是这样,洁白如鸽的你教会了我认识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