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无奈故事 > 烦躁故事 >

落叶飘雪

时间: 2020-01-12

   尧舜之帝,王命于天道,虚怀若谷,创建不世之功。我等之辈,皆宵小之徒,焉能飞沙走石中方显达官朱紫。人杰地灵、物华天宝,万物承接之时,重重似画,曲曲如屏。算当年、虚老人生,一梦枯朽,www.vbc18.com,今古空名。但远山长,云山乱,小山青。梦随风万里,寻汝去处,落叶飘雪,不恨此叶飞尽,恨飞花、落红难缀。春色三分,灰尘两分,流水一分,细看来,点点离人泪。

   花非花、物非物,鲜花雕残依旧会开,你的消失还会美玉无瑕。憧憬一书、一物、一景、一世界的超然地步。世俗拘束无声憧憬,扎脚不前。堂堂七尺男儿,扣留如常。熙熙攘攘中痴人说梦,莲花的矍铄似阴阳颠倒,重复无常。即使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朝夕祸福,天道使然,不能更张。

   孤帆远影碧空尽,只见远山不见叶。我欲飞雪连天,但遇连角吹营,落叶飘雪的银装素裹,晨光熹微中灼见而明。行单远离,如影随行。多年以来,诚如你的明眸皓齿,青春不逝,容颜不老,耄耋之年似已白发童颜。华灯初上、繁花落幕、沧桑穹顶,已故雕残。

   正所谓:醉别故地醒不记。春梦秋云,离合真容易。斜月半窗还少睡,画屏闲展太行翠。

   衣上酒痕诗里字。点点行行,老是苦楚意。红烛自怜无好计,夜寒空替人垂泪。